获7500万融资全国门店超1800家喜姐炸串能占领市场吗

5月 3, 2022 成功案例

炸串连锁店获得7500万融资,在全国门店超1800家,在成都想要加盟前期至少得准备30万元以上。这究竟是怎样的一家炸串店?金融投资报记者注意到,近两年来,资本频频投资餐饮赛道,而在资本加持下的餐饮店,能否占据行业半壁江山?

4月25日,小吃连锁品牌喜姐炸串发布消息称,其获得了来自嘉御资本7500万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值得注意的是,此番距其上次获得融资仅过去了半年时间,随着融资到位,喜姐炸串A轮已获得3.7亿元融资,其官方社交账号表示,喜姐炸串已突破了中国小吃品类A轮融资记录。

根据喜姐炸串官方消息,目前全国已有超过1800家直营店,但令人意外的是,成都仅有一家门店。在美团评分中,该店得分3.8分,而在顾客评价中以正面评价为主,味道好、份量大、价格实惠的评价最多,但同时也有中等评价,不少顾客认为其口味一般。

全国门店超 1800 家,在有“美食之都”之称的成都却仅有一家店,为知晓其原委,弄清楚其加盟方式及策略,金融投资报记者从“喜姐炸串全国加盟首页”添加了工作人员微信,以意向加盟商身份向其咨询成都地区加盟条件。其工作人员表示,根据城市所处地点不同,加盟政策亦有不同,主要体现在加盟费和房租上。

该工作人员介绍,成都属于一二线重点城市,加盟费属二等,共需缴纳4.98万元的加盟费。每年还需缴纳管理费1.2万元,首次签约时还需要缴纳1万元的保证金,但后期不做可退。此外,还需要从总部采购设备,直接向总部采购的设备价值2.5万元,其余设备可根据公司给出的清单就近购买,设备投入预计需要4.5万元左右,装修费用自付,但公司出装修图纸,收设计费6000元,还需向公司缴纳2万元的装修保证金,门头软膜灯箱公司统一定制,费用具体核算。不算首批物料和房租,前期预算16万元左右,但考虑到成都房租不便宜,若是加上房租和首批物料费,前期至少需要准备30万元以上。

而当金融投资报记者问及为何成都仅有一家门店时,该工作人员表示,他们早期主要在江苏、广东等地耕耘。目前江苏、广东的门店超过300家,浙江、安徽拥有超过200家门店,而在江西也拥有100多家门店。该工作人员还表示,他们主要是把一个地方做火爆了之后再往外辐射,目前湖北省已经开了60多家门店,而今年的辐射重心也将会放在成渝地区。

不过,根据该工作人员介绍的各地区门店分布情况来看,其门店数量并未达到1800家,预计最多仅1400家左右。记者对此提出疑问,该工作人员随即表示,加盟应当看重项目本身,去门店看看流量或者尝尝味道,而不是把精力放在纠结门店数量上。对于门店数量问题,该工作人员称是官方通报数据,不会出错。并解释道,1800家是现有门店+处于筹备状态的,1800家门店是指签约加盟的数量,而不仅仅是现有门店。

企查查数据显示,2021年国内餐饮赛道融资事件超过220起,披露的融资金额超过500亿元。在餐饮品牌融资不断、资本竞相入局的同时,越来越多的餐饮企业也开始拥抱资本市场。

今年2月22日,在全国拥有5759家加盟餐厅的杨国福麻辣烫向港交所提出上市申请,冲刺“麻辣烫第一股”;4月8日,拥有236家门店的绿茶餐厅也向港交所提交了上市招股书。而在他们之前,乡村基、和府捞面、捞王等餐饮企业均传出过上市消息。

此次投资喜姐炸串的嘉御资本,其在2019年还投资了共享厨房运营商熊猫星厨。公开信息显示,熊猫星厨是一个创新型互联网餐饮服务平台,其合作商户有伏牛堂、渝是乎、U鼎冒菜、巴贝拉、小恒水饺、鲜芋仙等100个餐饮品牌。

在资本加持下,加速开店似乎也成了连锁餐饮店标配,几乎在所有的连锁餐饮品牌宣传广告中,都能看到“全国门店数量已超过XX”的标语。喜姐炸串创始人兼CEO曾在媒体采访时表示,其最终目标是百城万店,做成万店连锁品牌。

有媒体认为,在中国万亿餐饮市场规模之下,百城万店具备孵化基础。2019年中国餐饮市场规模达4.7万亿元,中式餐饮占约80%,过去5年复合年增速达10.9%。广阔的市场和两位数的增长,给了资本很大的发挥空间。

另有专家认为,近两年来关注餐饮赛道的人很多,但是多数都是以投资消费的逻辑在投餐饮,并没有认识到餐饮行业的特质。疫情反复,对餐饮业打击较大,一旦疫情来临,餐饮业就会有停摆风险。而来自房租、工资和食材储存的压力,让餐饮店难以为继。

《2021中国餐饮加盟行业白皮书》数据显示,近些年来,我国餐饮连锁化率不断提高,2018年中国餐饮市场连锁化率为12.8%,2020年提高至15%,一线、新一线城市相较于三线及以下城市餐饮连锁化趋势更为明显。

“资本不是万能”,艾瑞咨询在《2022年中国餐饮经营参数蓝皮书》中写道,“头部餐饮玩家想要巩固地位,需要在两个方向发力。在业务横向,通过扩展经营范围,发展餐饮零售业务,通过将餐饮服务食品化的方式进行销售;在业务纵向,通过优化内部业务流程,提升自身供应链管理能力来提高自身竞争力,筑宽企业护城河。”(本报记者 薛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