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考生每天画画18小时半年培训花费4万

5月 6, 2022 新闻中心

1月8日,湖北省2013年艺术校考拉开帷幕。全省近5万名艺术生将在各校设立的考场奔波,参加几场甚至十几场考试。“不要问我在忙啥,我不是在考试,就是在赶考的路上。”这是许多艺考生真实的写照。

每年从庞大的“高考”队伍中分离出来的“艺考大军”,其生活状态如何?选择艺考,是出于对艺术的热爱,还是“曲线救国”?连日来,本报记者通过探访武汉艺考培训市场,走近艺考生,试图管窥他们的真实境况。

上月一个周四的中午,吃完午饭的学生,多数在宿舍里休息,17岁的熊佳却在教室一角安静地练习速写。

在刚结束的全省美术联考中,熊佳考了271分,超过本科资格线分,已经过了华中师大“校考”,如果今年夏天通过了文化课考试,就会顺利进入该校了。“这个学生很勤奋、目标也很明确。”武汉一家画室的老师古枫说,熊佳是“零基础”美术学生直到高三,才有了学美术考大学的打算。

熊佳的母校是咸宁嘉鱼一所普通高中。在去年高考中,全校上“一本”的几乎都是艺术生。经和家里人商量,她从高三起改学美术。“高三之前根本没学过画画,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恶补。”熊佳说,早晨8点半是画室规定的美术课时间,她每天7点就坐在了画室里练速写了。按照老师制定的时间表,速写练到上午9点多结束,然后是头像练习,下午改成素描。晚上6点多,下课铃声响起,她收拾起画夹,赶到楼上的食堂买了两个小菜和一个馒头。吃完饭,又赶回画室继续练画。“晚上练习画画,思绪会更平静。”熊佳告诉记者,有时候会画到凌晨1点,“直到看守女生宿舍的阿姨要锁门了,跑到画室来喊才停下来。”

像这样,熊佳每天画画时间长达18个小时,期间只有吃午饭、晚饭以及去卫生间才站起来过。说这话时,熊佳捶着腰部,“还好这个强度我还能受得了,听老师说,往年有的师兄师姐把胳膊都画肿了。而我,只是坐得有点腰酸。”

熊佳说,既然是中途才选择了这条路,只有拼命地练习、多练习,“就像画一个苹果,画了上千遍的人跟只画过几遍的人,画出来的效果肯定不同。”

“现在校考结束后,要全力抓文化课学习了。”熊佳说,她已过了华中师大的校考,但还想往中央美院奋斗。不过,她最担心的还是文化课。

熊佳的担心有个原因。中国美院、中央美院等这些名校每年除了“校考”、高考文化课分数要求外,对英语、数学还有单科分数要求。

在食堂吃饭时,熊佳有些无奈地说,“由于湖北是高分考区,每年的数学、英语试卷有些难。但名校对单科分数线的要求是全国统一的。这样,湖北艺考生在这道硬杠杠面前有些吃亏。”

熊佳举了个例子:班上有名复读生叫李静,每当回想起去年艺考与高考经历时,仍抑制不住心酸。当时,李静在绘画方面很有天赋,湖北省美术统考考了260多的高分,她的目标是考中国美院。2011年的冬天,李静专程前往浙江杭州,选择了专业培训机构进行集训。“在宿舍聊天时,李静给我们描述的画面是,中国美院附近的站台上,灯箱被培训广告贴得满满当当;地处郊外,把空的养殖场当做教室,带着耳麦的老师指着投影仪,给上千名学生上课,场面像极了恐怖片里的魔鬼集中营”

据了解,去年这个时候,来自全国大约10万人参加了中国美院的专业考试,李静在艺术设计专业中取得了600名的好名次,只要文化课高考发挥稳定,考入中国美院几乎不成问题。但恰好去年湖北高考数学科目难度较大,李静没有发挥出平时的水平,因此错过了中国美院。

虽然按照当时的成绩,可以上到国内其他较好的艺术院校,但李静最终选择了复读,准备今年再次冲击中国美院这一目标。

屋内除了生活用品外都是画具。宿舍有空调,公共浴室有热水器。在同一层楼里,住了100多名和熊佳一样的艺考生。“我的梦想是将来当一名服装设计师,其他的暂时没考虑太多。”熊佳说,她知道艺术生将来的就业很难,但艺术之路是自己选的,必须坚持走下去。“当初如果没有选择艺考,冲击全国知名高校,甚至一本院校的梦想都没有!”

去年9月,刚上高三的熊佳就来到武汉,在现在这所画苑接受强化培训。至今学习半年多,已经花了4万多元。

熊佳详细地给自己算了一笔账:去年9月到今年,在画室交培优费2万多元。春节前,她又报了一个文化课冲刺班,交学费8500元。从今年1月起,参加不同学校的校考,报名费花费5800元,还有笔、水彩、画板等耗材共花去3000多元。“其实我还算节约的,一位同学去北京上辅导班,半年学费就是5万。”这名17岁小姑娘,家庭条件并不算理想,一家四口的开支都靠爸爸做点小生意,她还有个上幼儿园的弟弟。

熊佳原本打算报考韩国的艺术院校,但父亲出不起每年五六万元的学费,不予支持。现在在武汉这边学习,除了父亲的经济支撑外,就是室友们的互相鼓劲。

熊佳盘算着,即便真考上了,一年学费估计也得上万元,“这真是一个很大的数字!”熊佳说,对于未来,她没有一点底气。

中国科学院一份就业调查结果显示,目前,艺术类专业是大学生就业率最低的几个专业之一。教育部的统计也表明,近几年,在招生增长过快的专业中,艺术类名列榜首,就业形势不容乐观。

参照师姐师兄们的经历,艺考生毕业后大致有四个走向:专业知识强的,自己成立工作室继续从事绘画;有的到学校当正式老师;有的到培训机构当兼职老师,收入不稳定;还有部分就转行了。“总体来看,近五成艺术专业毕业生,比较难实现对口就业。”

去年,武汉一所一本院校对其艺术学院新生做了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在297名新生中,因为兴趣、爱好而学艺的为164人,占总数55%;从小学习艺术的学生仅有11人;从高二、高三转学艺术的学生有168人,占总数的57%,其中,有12名学生是在复读时才改学艺术。“相当多的学生是因为学习艺术比较容易考上好大学,或者是因为自身文化课较差而改学美术。”武汉一家画室负责人称,据他了解,有的高中为了提高升学率,还会动员组织部分普通高考生集体转投学艺,从而加剧艺考的功利性。“我就是在复读的时候才突击学画画的。”谈起自己的艺考经历,来自内蒙古的考生刘军仍是一脸无奈:“我并没打算把艺术当做今后的从业方向,但为了能上好学校,只能这样曲线救国。”2011年,刘军首次参加高考却铩羽而归,分数刚够上个大专。一直对他抱有厚望的父母和老师经过反复商议,建议他再复读一年,且从普通理科生转为文科艺术生。“其实,画画并非我的爱好或天赋。只是因为成绩不好,如果参加艺考,就有希望考一所好大学。父母的理由是,现在就业压力很大,如果读一所不知名的大学,将来更不好找工作。”

记者了解到,今年,湖北又将迎来5万名艺考生。茫茫艺考大军,让熊佳备感压力。

相对于普通高考,艺考生的文化课分数线分。因此,在许多高三学生眼里,文化成绩不理想,直接参加高考上大学“走不通”,艺考不失为一种选择。但现实中,专业成绩上线,并不意味着就能成功考上理想的大学,只有极少数能够进入一流的艺术院校。

在武汉从事了14年艺术教育的古枫老师表示,真正的艺术到最后还是拼的文化修养,比如表演专业,有文化底蕴的孩子才能对作品更深刻地表达。

湖北省美术特级教师朱公瑾建议,选择“艺考”,首先要有兴趣和天分;其次,艺术本身就是一种文化,参加“艺考”不能只顾专业不顾文化。第三,要找准定位与目标。各个行业专业不对口的现象已经比较突出,考生可提前对未来做出大体规划,在入校后根据兴趣和需要,再辅修其他专业以保证将来的顺利就业。(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考生姓名为化名)(楚天金报 记者郭会桥 刘辉 梅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