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地铁站里邂逅艺术展通勤路变得轻松愉悦

5月 7, 2022 产品展示

在龙华中路地铁站里,一名女观众在阅读《艾玛利亚·德·亚诺·多特雷斯,毕尔奇斯伯爵夫人》画旁注释。 均 吴越 摄

黄浦江边,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盛大开幕,吸引来自18个国家、45个城市的百余家优秀画廊、设计品牌及艺术机构参展;延安路高架旁,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上,众多名家的现当代艺术精品亮相。还有许多分布在上海各区的知名美术馆、博物馆均推出当季限定的重磅展览。

馆内热火朝天,馆外同样惊喜连连。有艺术爱好者发现,虽然疫情阻隔了人们出国看展的脚步,但心仪已久的画作居然来到了上海,来到了地铁公共空间。还有人注意到,从这个馆前往那个馆的地铁途中,在换乘走廊和候车厅里也能与艺术邂逅。

地铁+艺术,能擦出怎样的火花?地铁公共空间里的艺术范儿,如何更好地为城市增色、为市民服务?

由西班牙普拉多国家博物馆从众多馆藏珍品中精选的29件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以复制品印刷形式在龙华中路地铁站亮相

在接近1号口的站厅区域,一名穿着西装、头势清爽的爷叔停下脚步,端详起墙上的油画《税吏与他的妻子》。几米外,一名打扮素雅的年轻女士正阅读着《艾玛利亚·德·亚诺·多特雷斯,毕尔奇斯伯爵夫人》画旁的注释。

熟悉西方艺术的人或许知道,这两幅画都是西班牙普拉多国家博物馆的馆藏珍品。马德里的画作,怎么会出现在上海地铁站?

11月6日,由普拉多国家博物馆从众多馆藏珍品中精选的29件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以复制品印刷的形式在龙华中路地铁站内亮相。普拉多国家博物馆是西班牙乃至全球范围内首屈一指的艺术博物馆,收藏了众多绘画、古典雕塑、装饰艺术、素描、版画以及摄影作品。在其馆藏的绘画作品中,不乏委拉斯开兹、戈雅、鲁本斯、提香等世界顶级艺术大师的作品。这一次,其中一部分按照真实尺寸复制的大师作品也来到了上海。

爷叔王先生告诉记者,他在微信群中看到“地铁遇见普拉多”的展览消息后,特地挑了个工作日上午来参观。将车子停在旁边办公楼,人钻进地铁站,笃悠悠赏画。一开始,他担心复制品可能观赏效果不佳,等看到这些大小、尺寸不一的画作全部是按照原尺寸复制并被精心装裱挂在墙面上,他放心了。王先生指着一幅画说,“能看得出这个展还是很用心的,凑近可以看到每一幅画的色彩运用和人物的面部表情等细节。”

在龙华中路站,近600平方米的地铁公共空间经过微改造,按照时间顺序陈列文艺复兴至19世纪末期的艺术作品,成了“博物馆外的博物馆”。和传统博物馆一样,画作旁都有关于作品、作者的详细介绍。参观者还可以通过扫描二维码进入微信小程序,聆听语音导览,浏览相关信息、图片以及视频。大厅中央的屏幕上还在播放一系列视频,可以帮助参观者了解修复过程中的趣味数据和大师作品背后的故事。

参观者中,还有相当一部分是来来往往的地铁乘客。有的白领下班乘地铁回家前,先来这里逛一逛。通勤路上欣赏艺术,在地铁站感受博物馆般的艺术体验,得到了诸多市民的欢迎。

无独有偶。近来,经过地铁交通大学站的部分乘客也会为地铁走廊上一堵艺术墙停下脚步。艺术墙中心是一块较为周正的三维空间,通过立体设计将钱学森手稿中的文字符号化,再在中间区域利用这些符号重构钱老的头像。乘客在经过时,随着步伐和视线的变换,可以看到几个层次的画面。

据钱学森图书馆陈展部部长张珊珊介绍,艺术墙所在的区域为地铁交通大学站在公共空间内辟出的钱图专题展区。展区内容由钱图负责维护,定期更新,确保观众常看常新。

如果说三维艺术墙是通过强烈的视觉冲击吸引眼球,那么后部的展板通道则通过有力的内容输出留住人们的视线。被妥善装裱展出的藏品,包括钱学森的成绩大表、本科毕业证书、发表在《空军》杂志上的论文等,让人们对人民科学家钱学森的了解更进一步。

艺术的介入若是与本地区的历史文化、生态环境、市民生活方式相勾连,可成为展现大众审美、体现城市精神的一种途径

2019年2月,中国新美术运动拓荒者刘海粟的泼墨泼彩代表作复刻品,以及来自波士顿艺术博物馆的印象派大师莫奈和雷诺阿的经典作品复刻品,一同出现在地铁10号线陕西南路站内的中西名画艺术长廊。

今年1月,“非遗生活之路”展览登陆地铁1号线徐家汇站,通过插画和海派旗袍、丝巾、盘扣等实物展出,展现上海非遗文化成果。

今年2月,地铁人民广场站内出现一扇格外亮眼的泰迪熊主题橱窗。艺术家以上海地铁路线图为元素进行再创作,用大胆多变的色彩和线条,打破纪念品橱窗的沉闷。

目前,上海轨道交通线座,地下换乘车站58座,路网规模已达世界第一。地铁日均客流量达1000万余人次。而在这千万余人次的通勤路上,似乎除了灯箱和墙体广告外,并没有太多内容供给。

在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副院长、上海公共艺术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金江波看来,地铁公共空间是城市公共空间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特殊的空间功能价值,非常适合作为公共艺术的展览展示和创作场所。“地铁里人流密集、流动性大,文化艺术的介入能够让大量通勤者在繁忙的工作之余获得一些心灵和情感上的放松和愉悦,启发精神性的思考和享受。”

千年古城雅典因丰富而珍贵的考古文物而闻名。修建地铁线路时,雅典没有忘记城市的这项优势,将地铁站和博物馆功能相连,打造“地铁里的博物馆”。市民和游客可以在通勤路上观摩当地发掘的古代生活用品,如双耳瓶、陶瓶、黄金首饰等。感兴趣者还可以停留一会儿,阅读一旁介绍古代希腊的经济、政治、宗教及日常生活的详细说明。

在香港特别行政区,今年走红的“文物馆”也坐落在地铁站内。港铁宋皇台站坐落于九龙城区马头涌,临近宋王台公园,公园内有一块刻有“宋王台”的纪念石碑。今夏宋皇台站开通运营后,许多人注意到站内一排嵌入墙中的展柜。展柜里摆放着青白及浅青釉瓷、龙泉窑系青瓷、粗陶等宋元时期文物400多件,引来很多人驻足观赏。

金江波指出,这两个地铁站内的文物展有一个共同点——体现在地性。不同的地铁站点和线路分布在城市的不同区域,而每个区域又有独特的人文地理特征。艺术的介入若是与本地区的历史文化、生态环境、市民生活方式相勾连,不仅能够启迪人们的心灵,也是展现大众审美情趣、体现城市品格与城市精神的一种途径。

地铁空间的设计要简洁,不能影响乘客的视觉感受。设计是为了让大家感受到一种氛围,而不是让人人都停下来琢磨

在地性是一种通用的设计语言。细心者会发现,它不光体现在地铁站内的文化艺术展览主题上,而且早已被运用在地铁空间的整体设计和艺术化呈现上。

来到地铁15号线顾村公园站,仿佛走入一片粉色天地。为什么是粉色?因为一说到顾村公园,很多人会想到樱花粉。

宝山区建管委副主任郑东旭告诉记者,在地铁15号线线路方案研究阶段,就确定要结合站点体现宝山元素,而顾村公园的樱花正好是一大亮点。“15号线的标志色本来是香槟金色,但为了让站内整体更协调,顾村公园站特地把标志色彩换成樱花粉。”

万点樱花引飞燕,一行白鹭报春来。天真烂漫的孩童,守望着美丽的家园,一列地铁从远方呼啸而至……这幅美丽场景不是发生在站外,而是在站内。自15号线开通以来,顾村公园站内这个名为《绽放春天》的大型艺术装饰引来市民、游客驻足打卡。

郑东旭告诉记者,此前,区建交委与申通公司经过调研后发现,市民对地铁站内的艺术装饰普遍有所期待。《绽放春天》艺术墙的设置,就是为了回应这些期待。“艺术墙上的图景,一方面是作为公园内景观的延伸,让大家在入园之前、在轨交站内就能感受到樱花之美。另一方面,也是希望艺术墙能够给人以心灵上的关怀,让周边数万居民在下班时看到樱花图景就感受到回家的温暖。”

上海大学美术学院的邵钧在很多年前就参与了上海轨交公共空间的设计。他回忆,在上海轨交建设初期,艺术与站点的结合还不是很紧密。比如上海第一条通车的地铁1号线,艺术的呈现往往在于廊道两边的灯箱喷绘和风景壁画。后来,地铁2号线号线陆续建成通车,站内艺术氛围渐渐浓起来,除绘画外,还出现金属、陶瓷、玻璃等材料制成的艺术作品,在空间内呈点状摆放。

“近几年,随着轨交建设的成熟,站点对艺术品质的追求也越来越高,开始注重整体设计。”邵钧介绍说,地铁13号线沿线的站点在设计时进行全面尝试,将艺术语言与空间结合得更加紧密。比如,自然博物馆站主打自然童趣风,用了大量陶土板和石头材质作为内部装饰,在站厅内打造“溶洞”,在站牌上体现恐龙、花鸟、植物等自然元素。

作为地铁13号线淮海中路站的设计团队负责人,邵钧讲起淮海中路站内的艺术化呈现如数家珍。他说,在上海,淮海中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是充满历史底蕴的黄金区域,团队因此决定将老上海的传统语言融入地铁空间。和点状公共艺术的融入方式不同,在淮海中路站,红砖墙、鹅卵石墙面、铜制站牌等艺术语言呈空间化穿插。

“要注意的是,地铁空间的设计要简洁,必须注重安全性和流通的顺畅性,不能做得太复杂,尤其不能影响乘客的视觉感受。设计是为了让大家感受到一种氛围,而不是让人人都停下来琢磨。”邵钧强调。

近年来,上海轨交站点里的艺术范儿越来越浓,网上搜索“上海最美轨交站点”,能够弹出好多市民游客自发上传的图片和文字。美的程度提升了,大家有目共睹,金江波提出,接下来可以思考的是,如何通过公共艺术进一步提升人们对轨交站点及其所在地区的文化认同和自豪感。此外,还可以通过设计力量的介入,让站点内的导视系统更加美观、清晰、便民。

说到底,城市公共空间的艺术范儿,关乎城市审美,也关乎人民的幸福感。(来源:解放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