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一场精致露营要花多少钱?

4月 30, 2022 新闻中心

近年来,疫情对出行的影响深刻。露营这种短时的户外体验,适合多场景和多人群,更因亲近自然的特性,捕获了众多城市人“向往自由”的心,成为当下最火热的游玩方式。

热爱露营的年轻人们,将各种帐篷搭配高山流水、星空沙漠,让当下的露营更加“精致”,甚至“野奢”化。一时间,露营美照和短视频“霸屏”各大社交平台。

露营、垂钓与冲浪,也逐渐取代手办、盲盒和电竞,晋升为“年轻人破产新三宠”。

为了追求更加理想的氛围感,一系列网红户外装备热销脱销,被买断货;出片率高的郊野公园和露营基地“一位难求”。露营彻底成为一种时尚潮流,更成为旅游行业里逆势增长的细分市场。

“只要周末,随便哪个河边和草地,都有几顶帐篷。”资深户外爱好者华商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最近找他咨询露营事项的朋友越来越多。

近日,据马蜂窝发布的《2022露营品质研究报告》(以下简称《研究报告》)显示,2021年1月-2022年3月,自驾露营热搜量同比增长240%。4月21日,记者也尝试在某社交平台上搜索关键字“露营”,显示超过109万条笔记。

露营玩家巨大热情的背后是可观的消费潜力和新商机。《研究报告》分析指出,露营可分为传统露营、便携式露营和精致露营三种。

华商说:“现在国内流行的精致露营,相对来说挺花钱的。不过身边人都很舍得花钱,初次投入都在千元上下”。

这样的感受或许有迹可循。据《研究报告》显示,74%的露营爱好者来自一线及新一线城市,其中,北京、成都、上海、广州包揽露营客源地前四,对露营总游客量的贡献超过三成。

华商向记者展示了一张“露营装备清单”。以入门级别的普通需求粗略统计,需要购置数十件装备,包括:帐篷、天幕、餐桌、椅子、瓦斯炉(或者其他加热灶)、餐具、手拉车和储藏箱等,花费少的也要上千元。

来自天猫的近期统计显示,4月初的一周内,天幕帐篷在热销榜已经累计销售4.5万顶;户外营地车榜单累计销售2.5万辆;野餐垫榜单累计销售2.7万张。此外,折叠椅、折叠床、露营睡垫也都在榜上。

除了满足基本需求,装备的颜值和性能也备受玩家关注。“圈里有经济实力的氪金玩家,一场露营装备就值十几万元。有的人还备有多套不同风格的装备,根据场地、环境和心情进行搭配。”华商说,这样的露营风格也被称为“野奢”,曾经有一位资深玩家表示,真正的野奢露营是去非洲看动物大迁徙。

除了拼装备,玩家们也在不断探索更多的露营体验,烧烤、烟花、篝火、旅拍、电音狂欢逐渐成为标配。据某社交平台发布的2022年清明假期搜索数据显示,露营的热门娱乐活动装备“飞盘”搜索量竟然增长了2400%。

“我没想到,现在露营都内卷到房车圈了。”华商说,露营虽好,但在户外还存在诸多客观的不便,如用电如厕等问题,在很多人眼中都是硬伤。此外,帐篷的“自由度”和“隐私性”也有待提高,房车也能很好地解决。

租赁房车和去房车基地体验,也意外搭上了露营的“顺风车”,让它在家庭休闲旅行的出行方式中占有一席之地。

我国旅居车市场集中度比较高、区域特征比较明显,旅居车销量较多的省份和城市多为经济比较发达、生活消费水平较高地区。

天眼查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有7600余家房车、旅居车相关企业,2019-2021年每年持续新增注册超过1000家相关企业。其中,86.8%的房车相关企业为有限责任公司,77.3%的相关企业成立于5年内。

相对于露营装备的“一次性投入”,露营营地的“消费”更加高频,市场规模也在飞速扩张。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4年至2021年,国内露营营地市场规模从77.1亿元猛增至299亿元,预计2022年增速达到18.6%,市场规模达到354.6亿元。

据公开数据显示,2021年至今,有4个户外露营相关品牌获得融资。2021年11月,大热荒野陆续获得天使轮、天使+轮的千万级人民币,由牧高笛、惟一资本、小恐龙基金投资;今年3月,嗨King获得数百万元人民币天使轮投资;4月初,Naturehike挪客获钟鼎资本的亿元人民币战略投资;4月中旬,成立仅两年的新品牌ABC Camping Country获青山资本的数百万美元战略投资。

虽然露营在日本和欧美地区发展已有十几年历史,但在国内还处于初级阶段,行业规模有望逐渐扩大。同样来自天眼查的数据显示,我国超6成露营相关企业成立于2020年之后。而这一年,也被称为“精致露营元年”,从此开始,我国露营相关企业(全部企业状态)注册数量迎来快速增长。

其中,2020年新增9100余家,2021年达到峰值,新增2万余家。今年以来,我国已有超5000家露营相关企业成立。截至4月初,我国有4.5万家露营相关企业 (名称或经营范围含“露营”,状态为在业、存续、迁入、迁出) 。

地区分布上,山东省露营相关企业数量最多,超4500家;其次是海南和广东,均有超3300家。从行业分布上看,超过半数的相关企业分布在租赁和商务服务业。

此外,我国目前有超3.4万家帐篷相关企业,主要分布在浙江、广东和江苏,三省相关企业数量总和约占全国的三分之一。另有超7000家房车相关企业,主要分布在湖南、广东和山东三省。

除了入局的“新玩家”,随着露营行业的持续走红,也有摸爬滚打多年的老选手“跨界入局”。天眼查APP显示,2021年8月16日,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全资在包头市青山区成立名为新东方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的新公司,注册资本为10万。经营范围除了包括教育咨询服务以外,还有露营地服务等。

“营地+景区”“营地+田园”“营地+研学”“营地+社交娱乐”等多种融合方式的涌现,也在加速露营产业实现快速规模化扩张。

面对露营行业近乎野蛮的生长,不少消费者也对记者表示,自己对露营是“又爱又恨”。

据华商介绍,去过的北京周边露营场地中,收费标准不同,有按帐篷和天幕计费的,也有按人头和车辆收费的。费用也从几十元到上千元不等。“感觉现在没有统一的收费标准,这个场地该不该收费,收多少钱都是看心情”。

露营爱好者哈露曾经历过露营场地管理不标准的尴尬。“有几次我们把帐篷支好,有自称村民的人过来,说场地是他家的,让‘看着给点场地费’,要不就轰我们走”。哈露表示,自己对于收费方的身份、标准等都存疑,但为了露营能进行下去,也只能选择交钱。据她回忆,这种收费方式大多是扫对方的收款码,没有任何收费凭证。

除了场地收费无统一标准之外,露营场地的环境和卫生条件,也是很多带娃家长的担忧。“照片拍得都很好看,可去掉滤镜的实际卫生情况,也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北京80后宝妈林晚晚对记者说。

林晚晚被朋友圈里各种周末露营照片的“种草”后,心动了很久。但是身边朋友表示,带孩子开心地去了网红地,结果和图上并不相符,毕竟是户外环境,孩子的饮食和卫生问题,解决起来有些困难。

此外,面对很多商家推出的相关露营服务活动,收费标准也无从考证,“值不值得”完全取决于家长个人心理。

以林晚晚看到的一则五一黄金周亲子露营活动广告为例,2位成年人加1位未成年人参加该活动的费用分为两档,白天为1688元,过夜为2988元。费用包括租用帐篷,还有农场活动、采摘票和早晚餐等服务。“其实也不算便宜,但我不想踩雷。”林晚晚说。

对此,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中国文化和旅游产业研究院副教授吴丽云建议可以从增加供给、出台标准、做好引导三个维度入手。

目前,全国各地也在积极尝试更加科学地规范露营市场。2021年末,深圳首次在22个市、区属公园,划定专门帐篷区,做出了具有很强参考意义的示范尝试。

值得注意的是,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旅游科学学院院长、教授吕宁提醒消费者,需要提前考虑露营的安全问题。“现在很多露营地在开发时还处于无序状态,缺乏市场规范和市场监管。尤其是在帐篷营地,比如防火防盗、住宿门槛、相关治安等方面,其实并没有较好的保障。”此外,也提醒露营产品的供应者,需要提前做好相关保障。